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w.org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第371章 冥婚诡事《四》

红嫁衣,棺女妖。

在这附近百里,绝不会是平白无故出现的,距离前往菲律宾卡拉夫岛还有几天时间,我和老鬼也没有了度假休闲的心思,想要解决本地祸事。

昼日,人成双。

夜更,鬼寻侣。

几十年前,人们还比较迷信。

我们打听到,在本地有这么一个观点,如果一个当婚的少年没有结婚就夭折了,那么他的坟墓叫做孤坟,是会影响家宅后代的。而且这样的少年在阴间会得不到安宁,会回来为难家里人的。因此,家里的人要给他《她》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找一个差不多年龄的,未婚的,异性尸体跟他(她)们并骨合葬,成为夫妻。正因为有这么一个观点,据说当地盗墓活动非常猖獗。

这天下午,经过一系列询问,按图索骥,我们就找到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隗老五。

附近的人都这么叫他,并不出众的一个人。

据别人说,隗老五身上有秘密,是有关“盗尸配阴婚”的,而且是隗老五的亲身经历。

有钱能使鬼推磨,‘收了钱财的隗老五,抽干旱烟,开始陷入回忆。

“那事大约发生在三十多年前吧,我跟一个同志听说村里面一户有钱人家,不久前死了个儿子,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断了香火,会无颜面对祖宗,经过秘密渠道又打听到,那户人家要搞阴婚,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女尸。

那同志叫卢井,是个不折不扣的痞子,而且家里特别穷,人要到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老是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飞来一笔横财,然后去附近村挑一个花姑娘。

我当时刚二十出头,热血青年嘛,也有一些大梦想。

算是臭气相投,我们两个当时一拍即合,为了赚那笔钱,决定去邻村的山上偷一具女尸回来。

一人喝了半瓶烈酒,我们背上家伙事出发了,盗尸那天晚上的情形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晚上月亮很圆,很大,把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照了个轮廓出来。

先前,我还担心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去掘尸,掘到的尸体是男还是女都要自己用手检查一下,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我们的胆子更大了。

四处转悠,我们两人把山上的墓碑一个一个的看了个够,挑了个够,最后把目标定在后山的一个年轻女坟墓上,之所以要选她,是因为她没有和山上其他尸体一样葬在山的南边,她是葬在山的北面。我们当时想,这样的坟墓估计是很小会有人来拜祭的。等她的家人发现里面的女尸被人盗了的时候,我们都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快活了。还有,女尸坟墓周围很平坦,没有什么树木,甚至连草也长不高,很方便我们下手。

而且女尸坟墓,不像其它坟墓,周围不是树就是等人高的杂草,掘尸前还得搞清洁工作,当时,我们都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目标而暗暗窃喜。”

说到这里,隗老五使劲的抽了一下烟,长叹了一声,“那晚后,卢井就回不来了,一直到今天,估计他变成了女鬼的丈夫,永远烂在那了。”

很显然,那天晚上,它们碰到荫尸了。

问清楚了山的位置,我拉着老鬼离开了。

路上,老鬼问道,“奇怪了,隗老五和卢井选的那支女坟,怎么会尸变?”

我道,“去现场看看就一目了然了。”

黄昏,西边天际一片灿烂,漫天云雾,好像被鲜血染红了,很亮,很亮……

这片老山,和隗老五描述的一样,荒无人烟,萧条破败,没有一点生机,在夕阳光辉照耀下,更显出一派死气沉沉的压抑气氛。

那些坟包,也被杂草遮掩其中。

找到一个地势稍高的地方,前后左右观察,我叹了口气,道,“盗女尸的那晚,隗老五他们并没有什么好运气,其实从他们选中了那支坟墓开始,危机已经一步一步的逼近。”

老鬼问道,“老林,你看出什么了?”

我道,“古书有说:‘向南为阳,向北为阴’死人的阴气已经够重了,如果再葬在山的北边……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第一是葬她的人是个天下间最大的傻瓜;第二种就是,葬她的人,想养阴尸!那个坟墓的周围不是不长树,而是那里阴气太重了,树木都活不成,全死光了。”

如果隗老五他们当时就都知道的话!卢井可能就不会死,隗老五也不会陷入大半辈子的愧疚,在回忆时,他浑浊的老眼里就不会闪烁出异样的泪光。

说完后,我们走到北山孤坟。

坟还在,和我所说一样,这里煞气很重,站在旁边,不时有刺骨凉意扑上脸庞,令人不寒而栗,老鬼绕坟走了三圈,道,“是完整的!”

我道,“看来不是养尸。”

老鬼道,“或许她的父母,不想她被其他鬼祟欺负,就葬在这北山了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我道,“天要黑了,这种地方不宜多待,我们找好鬼路,然后下山了!”

人有活路。

鬼有绝道。

一般而言,鬼不走阳间路,除非是道行达到某一个层次的厉鬼,让我们震惊的是,这山上,很多亡者,竟然都是单身女尸,很多是年纪轻轻就亡命了,让人疑惑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怪事?

四处搜索,半个小时后,我们站在一个杂草丛间,两旁,是两队乱石。

中间的草,起伏的坡度怪异,是一条鬼走的路无疑。

站在昏昏暗暗的天地中,我道,“鬼能绝人活路,人也封鬼道,把这里封了,免得它们以后下山害人!”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老鬼却是道,“老林,如果布置一些驱鬼铃铛,说不定,能让它们夜里乖乖躺回阴宅?”

我疑惑道,“有用?”

老鬼眉宇一动,得意道,“老林,那可是我驱魔家族的大手段。”

忙完这里。

乘着夜色而行,我们追着这条鬼路痕迹走着,最后,到达另外一个镇子。

此时,已经入夜。

正是鬼祟活跃的时间点,我和老鬼也在镇子里四处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