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w.org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实至名归

  和兄弟们打个招呼,之前与编辑大大沟通了一下,可能这周五要上架,先预求个首定,嘿嘿。

  ================

  黄少宏与这戴奉打了四五十招才艰难获胜,双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差距不大,谁也没有受伤。

  但所有人都看出这位钜子剑法好上一点,而戴奉则是力量大上一些,谁的优势也不明显,这样的结果可以预料。

  这时候巨鹿侯、连晋还有那虎背熊腰的威猛汉子看向这位钜子眼中都充满了不屑和兴奋。

  赵穆朝那虎背熊腰的威猛汉子点点头,后者猛地站起:“在下赵氏行馆,馆主赵霸,乃是严平钜子好友,如今黄钜子取严平而代之,必有过人之处,赵霸不才,想讨教一番!”

  候孝成王在王席上看比剑,瞧的过瘾,虽然心中不想比斗就此结束,但还是厚道的问了一句:“黄钜子刚战过一场不如来日再比?”这话是问话,显然让黄少宏自己决定。

  赵穆哈哈大笑:“当年墨家严平钜子连战三位剑术高手,如今听说这位黄钜子是墨翟嫡传,不会连严平钜子都不如吧!”

  巨鹿侯这番话,显然就是在告诉众人,如果黄少宏不接受挑战,就证明他不如严平,即便当了墨者行会的钜子,也是难以服众。

  黄少宏脸上显出纠结之色,这时候连晋也道:“莫不是让侯爷猜中了,这人就是个绣花枕头吧!”

  赵穆佯怒道:“休要乱说!”他嘴上斥责,却满是笑意,显然是在刺激黄少宏激他应战。

  黄少宏脸上一红,似是被激怒一样,当即说道:“好,不过我剑术不精,要是一不小心把你弄死,可别怨我!”

  这话说完,满堂宾客都开始大笑,赵霸比戴奉剑术高出许多,在这些人眼里又怎么可能输给和戴奉打了半天才分出结果的黄少宏呢。

  赵霸冷笑道:“钜子说的话也正是本人要说的话,钜子放心,我若死在你剑下与你半点关系也无!”

  说完就‘噔噔噔’走到场中,等待黄少宏。

  黄少宏拿着剑慢慢踱步出来,只是脚步有些迟疑,周围宾客有幸灾乐祸的,还有摇头叹息的,乌应元低声朝项少龙说道:“你这个大哥啊......哎!”惋惜之意都在一声叹息之中。

  项少龙却盯着场中,漠然不语,眼中却露出一丝隐晦的笑意。

  黄少宏抬起宝剑:“赵馆主可以开始了!”

  赵霸哼了一声,不屑道:“你先进招吧,我出手怕你就没有机会了!”

  黄少宏点头:“那就多谢赵馆主了!”说完一个鹤形急纵,速度如仙鹤掠过湖面捕鱼般迅捷,眨眼就到了赵霸身前,闪电一般刺出三剑,剑尖微抖,每一剑都舞出三朵剑花。

  这时代的剑术,脱胎于战场厮杀不久,都是大开大合,追求速度与力量,但却极少研究招式运用中的巧妙之处,所以比之后世来的太过简单直接。

  是以当黄少宏用出这么花哨的剑法之后,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剑术。

  赵霸也是如此,见对方招式虚实难分,似是笼罩了周身上下,这位赵氏行馆馆主,登时就懵了,根本不知如何应对,索性心中一横,干脆也猛地劈出两剑,想要突破将那些剑花斩碎。

  却见黄少宏脚步一转,剑随身走,滴溜一下转到他的身侧,手腕一转剑尖已经诡异的从他右肋下斜斜刺入,直接从左肩贯穿出来,一把长剑全都刺入赵霸体内,显然这等伤势连神仙也是难救。

  此等惨烈的比剑,让在场的女性纷纷掩目惊呼,项少龙揽着身旁吓得瑟瑟发抖的乌廷芳,轻声安抚道:“放心吧,那是我大哥,他不会伤害你的!”

  一旁的乌应元眼中异彩连连,低声道:“你这大哥的剑术奇诡多变,为我生平觐见,此等剑术怕在整个赵国也无有抗手啊!”

  赵穆见到赵霸被杀,眼睛都红了,怒声道:“你......”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对方之前与戴奉打了那么半点显然只是装装样子,这是挖坑等着埋人呢!

  黄少宏松开持剑的手,却是连剑都不要了,转头扭身叹道:“哎,我就说我剑术不行吧,非要和我比,一不小心就捅死一个,真是可惜,可叹啊!”说完就回到自己席位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好似没事儿人一般。

  他不拔剑,那剑就贯穿在赵霸体内,连血都没流出多少,甚至赵霸眼睛还动了两下,显然并未马上毙命,却是连身体也移动不了,睁着眼睛半晌才黯然下去,失去了生机。

  随着赵霸‘咚’的一声倒地,惊醒了所有人,在场宾客都惊骇的看向黄少宏,这是什么剑术,一剑就杀死赵霸?想来便是忘忧先生曹秋道的剑术也不过如此吧!

  可有这样的剑术,你前面和那傻逼pk半天是怎么个情况?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过来,这货之前是在设套呢,还是谁钻谁死的那种,这等超绝的剑术还这么坑人,而且还先出手,您还有牙没有?......无耻啊!

  赵穆指着黄少宏,‘你’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狠狠一挥手,叫人将赵霸尸身抬下去,恨恨往席位上一座,这口气竟然咽了下去。

  黄少宏杀了赵霸已经做好连番接受挑战的准备,没想到不但赵穆忍了这口气,就连在场的之前那些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武士,都偃旗息鼓,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赵王对赵霸的死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在他眼中一个武士行馆的馆主若非有赵穆带着,连进宫拜见他的资格都没有,此时见胜负已分,孝成王朝黄少宏笑道:

  “钜子真是好剑法,寡人只看到一片如梦似幻剑光,却是连剑招都没看的清楚,不知钜子适才出了几招啊?”

  赵王身弱体虚,剑术又不行,是以没看清楚,如今当场提问出来,别人都不好明说,黄少宏倒是毫无顾忌,嘴唇轻启,吐出两字:“半招!”

  此言一出顿时大哗,赵霸一拍桌案:“大胆,你胡吹大气欺骗大王!”

  赵穆今天的计划主要是针对项少龙,对付黄少宏还是应赵霸所托给严平报仇,另外也因这位新任君子在宫门前辱他疤面的事情。

  不过刚才见对方剑术高明一剑杀死赵霸,便想暂时忍了这口气,等连晋和项少龙比武之后,错开今天慢慢算账。

  没想到这位钜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当着大王的面前吹嘘自己,说什么半招就解决了赵国武士行馆的馆主赵霸,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天下哪有半招剑法杀人的道理?

  所以赵穆就决定,虽然今天杀不了对方,但借着这个由头,恶心一下对方,给这位新任钜子按上一个胡乱吹嘘,愚弄君王的罪名,就算对方一剑败赵霸的事情传出去,那名声也臭了。

  赵穆一说,他这一系的势力和在场的剑手都纷纷指责黄少宏。

  黄少宏面对指责却是不以为然,冷笑一声:

  “笑话,世人皆知剑法出剑收剑为一招,中途变化才生出其他招式,试问刚才我变招了吗?我收剑了吗?既没有变招就是一招,而没有收剑则代表连一招都没有使完,本钜子连剑都不要了,难道还不是半招剑法吗?”

  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差点憋出内伤来,你自己不拔剑,还怪我们喽?

  赵王击掌而笑:“不错,不错,想那忘忧先生杀人也是要拔剑的,钜子连剑都不要了,当真是半招不错,这番道理当真是妙啊,看来钜子剑术已在那曹秋道之上,今孤王就册封钜子为我大赵剑神,以神压圣,压那曹秋道一头!”

  黄少宏眉毛一挑,心说这赵王也是个不要脸的,给个梯子就上房,显然是借自己那番话,特意弄出这个什么剑神来恶心曹秋道,压齐国一头罢了。

  他虽然看出赵王目的不纯,但这等好处怎能不要,当即抱拳道:“多谢大王册封,本钜子这也算是实至名归吧!”

  这话说出来,就连项少龙都喷了,吓得乌廷芳以为他身体不适,连忙给他轻抚胸口。

  赵王呵呵笑道:“钜子真乃妙人!”